《周书·列传·卷二十七》

  赫连达 韩果 蔡佑 常善 辛威 厍狄昌 田弘 梁椿 梁台 宇文测 弟深

  赫连达字朔周,盛乐人,勃勃之后也。曾祖库多汗,因避 难改姓杜氏。达性刚鲠,有胆力。少从贺拔岳征讨有功,拜都 将,赐爵长广乡男,迁都督。及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军中大扰。 赵贵建议迎太祖,诸将犹豫未决。达曰 :“宇文夏州昔为左丞, 明略过人,一时之杰。今日之事,非此公不济。赵将军议是也。 达请轻骑告哀,仍迎之 。”诸将或欲南追贺拔胜,或云东告朝 廷。达又曰:“此皆远水不救近火,何足道哉。”贵于是谋遂定, 令达驰往。太祖见达恸哭,问故,达以实对。太祖遂以数百骑 南赴平凉,引军向高平,令达率骑据弹筝峡。时百姓惶惧,奔 散者多。有数村民,方扶老弱、驱畜牧,欲入山避难,军士争 欲掠之。达曰 :“远近民黎,多受制于贼,今若值便掠缚,何 谓伐罪吊民!不如因而抚之,以示义师之德 。”乃抚以恩信, 民皆悦附,于是迭相晓语,咸复旧业。太祖闻而嘉之。悦平, 加平东将军。太祖谓诸将曰 :“当清水公遇祸之时,君等性命 悬于贼手,虽欲来告,其路无从。杜朔周冒万死之难,远来见 及,遂得共尽忠节,同雪雠耻。虽藉众人之力,实赖杜子之功。 劳而不酬,何以劝善 。”乃赐马二百匹。达固让,太祖弗许。 魏孝武入关,褒叙勋义,以达首逆元帅,匡复秦、陇,进爵魏 昌县伯,邑五百户。

  从仪同李虎破曹泥,除镇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加通直 散骑常侍,增邑并前一千户。从复弘农,战沙苑,皆有功。又 增邑八百户,除(泉)〔白水〕郡守 ,转帅都督,加持节,除 济州刺史。诏复姓赫连氏。以达勋望兼隆,乃除云州刺史,即 本州也。进爵为公,拜大都督,寻授仪同三司。

  从大将军达奚武攻汉中。梁宜丰侯萧循拒守积时,后乃送 款。武问诸将进止之宜。开府贺兰愿德等以其食尽,欲急攻取 之。达曰 :“不战而获城,策之上者。无容利其子女,贪其财 帛。穷兵极武,仁者不为。且观其士马犹强,城池尚固,攻之 纵克,必将彼此俱损。如其困兽犹斗,则成败未可知。况行师 之道,以全军为上。”武曰 :“公言是也。”乃命将帅各申所见。 于是开府杨宽等并同达议,武遂受循降。师还,迁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蓝田县公。

  六官初建,授左遂伯。出为陇州刺史。保定初,迁大将军、 夏州总管、三州五防诸军事。达虽非文吏,然性质直,遵奉法 度,轻于鞭挞,而重慎死罪。性又廉俭,边境胡民或馈达以羊 者,达欲招纳异类,报以缯帛。主司请用官物,达曰 :“羊入 我厨,物出官库,是欺上也 。”命取私帛与之。识者嘉其仁恕 焉。寻进爵乐川郡公。建德二年,进位柱国,薨。子迁嗣。大 象中位至大将军、蒲州刺史。

  韩果字阿六拔,代武川人也。少骁雄,善骑射。贺拔岳西 征,引为帐内。击万俟丑奴及其枝党,转战数十合,并破之。 膂力绝伦,被甲荷戈,升陟峰岭,犹涉平路,虽数十百日,不 以为劳。以功授宣(武)〔威〕将军、子都督 。从太祖讨平侯 莫陈悦,迁都督,赐爵邯郸县男。魏孝武入关,进爵石〔城〕 县伯,邑五百户。大统初,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户,加通 直散骑常侍。

  果性强记,兼有权略。所行之处,山川形势,备能记忆。 兼善伺敌虚实,揣知情状,有潜匿溪谷欲为间侦者,果登高望 之,所疑处,往必有获。太祖由是以果为虞候都督。每从征行, 常领候骑,昼夜巡察,略不眠寝。

  从袭窦泰于潼关,太祖依其规画,军以胜返。赏真珠金带 一腰、帛二百匹,授征虏将军。又从复弘农,攻拔河南城,获 郡守一人,论功为最。破沙苑,战河桥,并有功,授抚军将军、 银青光禄大夫,增邑九百户。迁朔州刺史,转安州刺史,加帅 都督。九年,从战邙山,军还,除河东郡守。又从大军破稽胡 于北山。胡地险阻,人迹罕至,果进兵穷讨,散其种落。稽胡 惮果劲健,号为着翅人。太祖闻之,笑曰 :“着翅之名,宁减 飞将 。”累迁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出为宜州刺史。录前后功,进爵褒中郡公。魏 恭帝元年,授大将军。从贺兰祥讨吐谷浑,以功别封一子县公。 武成二年,又率军破稽胡,大获生口。赐奴婢一百口,除宁州 刺史。保定三年,拜少师,进位柱国。四年,从尉迟迥围洛阳。 军退,果所部独全。天和初,授华州刺史,为政宽简,吏民称 之。建德初,薨。

  子明嗣。大象末,位至上大将军、黎州刺史。与尉迟迥同 谋,被诛。

  蔡佑字承先,其先陈留圉人也。曾祖绍为夏州镇将,徙居 高平,因家焉。祖护,魏景明初,为陈留郡守。父袭,名著西 州。正光中,万俟丑奴寇乱关中,袭乃背贼,弃妻子,归洛阳。 拜齐安郡守。及魏孝武西迁,仍在关东。后始拔难西归,赐爵 平舒县伯,除岐、夏二州刺史,卒。赠原州刺史。

  佑性聪敏,有行检。袭之背贼东归也,佑年十四,事母以 孝闻。及长,有膂力,便骑射。太祖在原州,召为帐下亲信。 太祖迁夏州,以佑为都督。

  及侯莫陈悦害贺拔岳,诸将遣使迎太祖。将赴,夏州首望 弥姐元进等阴有异计。太祖微知之,先与佑议执元进。佑曰: “狼子野心,会当反噬,今若执缚,不如杀之。”太祖曰:“汝 大决也。”于是召元进等入计事。太祖曰:“陇贼逆乱,与诸人 戮力讨之。观诸人辈似有不同者 。”太祖微以此言动之,因目 佑。佑即出外,衣甲持刀直入,瞋目叱诸人曰 :“与人朝谋夕 异,岂是人也!蔡佑今日必斩奸人之头 。”因按剑临之。举座 皆叩头曰 :“愿有简择 。”佑乃叱元进而斩之,并其党并伏诛。 一坐皆战栗,不敢仰视。于是与诸将结盟,同心诛悦。太祖以 此知重之。乃谓佑曰:“吾今以尔为子,尔其父事我。”后从讨 悦,破之。

  又从迎魏孝武于潼关。以前后功,封苌乡县伯,邑五百户。 大统初,加宁朔将军、羽林监,寻持节、员外散骑常侍,进爵 为侯,增邑一千一百户。从太祖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皆 有功,授平东将军、太中大夫。

  又从太祖战于河桥,佑乃下马步斗,手杀数人。左右劝乘 马以备急卒。佑怒曰 :“丞相养我如子,今日岂以性命为念!” 遂率左右十余人,齐声大呼,杀伤甚多。敌以其无继,遂围之 十余重,谓佑曰 :“观君似是勇士,但弛甲来降,岂虑无富贵 耶。”佑骂之曰:“死卒!吾今取头,自当封公,何假贼之官号 也 。”乃弯弓持满,四面拒之。东魏人弗敢逼,乃募厚甲长刀 者,直进取佑。去佑可三十步,左右劝射之,佑曰 :“吾曹性 命,在一矢耳,岂虚发哉 。”敌人渐进,可十步,佑乃射之, 正中其面,应弦而倒,便以矛刺杀之。因此,战数合,唯失一 人。敌乃稍却。佑徐引退。是战也,我军不利。太祖已还。佑 至弘农,夜中与太祖相会。太祖见佑至,字之曰 :“承先,尔 来,吾无忧矣 。”太祖心惊,不得寝,枕佑股上,乃安。以功 进爵为公,增邑三百户,授京兆郡守。

  九年,东魏〔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举州来附。太祖率军援 之,与齐神武遇,战于邙山。佑时着明光铁铠,所向无前。敌 人咸曰“此是铁猛兽也 ”,皆遽避之。俄授青州刺史,转原州 刺史,加帅都督,寻除大都督。十三年,遭父忧,请终丧纪。 弗许。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侍中,赐姓大利稽氏,进爵怀宁郡公。

  魏恭帝二年,中领军。六官建,授兵部中大夫。江陵初附, 诸蛮骚动,诏佑与大将军豆卢宁讨平之。三年,拜大将军,给 后部鼓吹。以前后功,增邑并前四千户,别封一子县伯。太祖 不豫,佑与晋公护、贺兰祥等侍疾。及太祖崩,佑悲慕不已, 遂得气疾。

  孝闵帝践阼,拜少保。佑与尉迟纲俱掌禁兵,递直殿省。 时帝信任司会李植等,谋害晋公护,佑每泣谏,帝不听。寻而 帝废。 世宗即位,拜小司马,少保如故。帝之为公子也,与佑特 相友昵,至是礼遇弥隆。御膳每有异味,辄辍以赐佑;群臣朝 宴,每被别留,或至昏夜,列炬鸣笳,送佑还宅。佑以过蒙礼 遇,常辞疾避之。至于婚姻,尤不愿交于势要。寻以本官权镇 原州。顷之,授(宣)〔宜〕州刺史,未之部,因先气疾动, 卒于原州。时年五十四。

  佑少有大志,与乡人李穆,布衣齐名。尝相谓曰 :“大丈 夫当建立功名,以取富贵,安能久处贫贱邪!”言讫,各大笑。 穆即申公也。后皆如其言。及从征伐,常溃围陷阵,为士卒先。 军还之日,诸将争功,佑终无所竞 。太祖(乃)〔每〕叹之, 尝谓诸将曰 :“承先口不言勋,孤当代其论叙。”其见知如此。 性节俭,所得禄皆散与宗族,身死之日,家无余财。赠使持节、 柱国大将军 、大都督、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 。谥曰庄。子 正嗣。官至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佑弟泽,颇好学,有干能。起家魏广平王参军、丞相府兼 记室,加宣(武)〔威〕将军、给事中。从尉迟迥平蜀,授帅 都督,赐爵安弥县男。稍迁司辂下大夫、车骑大将军、仪同三 司、澧州刺史。在州受赂,总管代王达以其功臣子弟,密奏贳 之。后为(邙)州刺史,不从司马消难,被害。

  常善,高阳人也。世为豪族。父安成,魏正光末,茹茹寇 边,以统军从镇将慕容胜与战,大破之。时破六汗拔陵作乱, 欲逼安成。不从,乃率所部讨陵。以功授伏波将军,给鼓节。 后与拔陵连战,卒于阵。

  善,魏孝昌中,从尔朱荣入洛,授威烈将军、都督,加龙 骧将军、中散大夫、直寝,封房城县男,邑三百户。后从太祖 平侯莫陈悦,除天水郡守。魏孝武西迁,授武卫将军,进爵武 始县伯,增邑二百户。大统初,加平东将军,进爵为侯。擒窦 泰,复弘农,破沙苑,累有战功。除使持节、卫将军,假骠骑 大将军、秦州刺史。四年,从战河桥,加大都督,进爵为公, 除泾州刺史。属茹茹入寇,抄掠北边,善率所部破之,尽获所 掠。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西安州刺史。转蔚州刺史。频莅三蕃,颇有政绩。魏恭帝二年, 进爵永阳郡公,增邑二千户。

  孝闵帝践阼,拜大将军、宁州总管。保定二年,入为小司 徒。四年,突厥出师与隋公杨忠东伐,令善应接之。五年夏, 卒,时年六十四。赠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延夏盐恒 燕五州诸军事、延州刺史。子升和嗣。先以善勋,拜仪同三司。 辛威,陇西人也。祖大汗,魏渭州刺史。父生,河州四面 大都督。及威着勋,追赠大将军、凉甘等五州刺史。

  威少慷慨,有志略。初从贺拔岳征讨有功,假辅国将军、 都督。及太祖统岳之众,见威奇之,引为帐内。寻授羽林监, 封白土县伯,邑五百户。从迎魏孝武,因攻回洛城,功居最。 大统元年,拜宁远将军,增邑二百户。累迁通直散骑常侍,进 爵为侯,增邑三百户。从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并先锋陷 敌,勇冠一时。以前后功,授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从于 谨破襄城。又从独孤信入洛阳,经河桥阵,加持节,进爵为公, 增邑八百户。五年,授扬州刺史,加大都督。十三年,迁车骑 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普(毛) 〔屯〕氏,出为鄜州刺史。威时望既重,朝廷以桑梓荣之,迁 河州刺史,本州大中正。频领二镇,颇得民和。

  闵帝践阼,拜大将军,进爵枹罕郡公,增邑五千户。及司 马消难来附,威与达奚武率众援接。保定初,复率兵讨丹州叛 胡,破之。三年,与达奚武攻阳关,拔之。明年,从尉迟迥围 洛阳。还,拜小司马。天和初,进位柱国。复为行军总管,讨 绥、银等诸州叛胡,并平之。六年,从齐王宪东伐,拔伏龙等 五城。建德初,拜大司寇。三年,迁少傅,出为宁州总管。宣 政元年,进位上柱国。大象二年,进封宿国公,增邑并前五千 户,复为少傅。其年冬,薨,时年六十九。

  威性持重,有威严。历官数十年,未尝有过,故得以身名 终。兼其家门友义,五世同居,世以此称之。子永达嗣。大象 末,以威勋,拜仪同大将军。

  厍狄昌字恃德,神武人也。少便骑射,有膂力。及长,进 止闲雅,胆气壮烈,每以将帅自许。年十八,尔朱天光引为幢 主,加讨夷将军。从天光定关中,以功拜宁远将军、奉车都尉、 统军。天光败,又从贺拔岳。授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及 岳被害,昌与诸将议翊戴太祖。从平侯莫陈悦,赐爵阴盘县子, 加卫将军、右光禄大夫。

  后从太祖迎魏孝武,复潼关,改封长子县子,邑八百户。 大统初,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从破窦泰,授车骑将军、左 光禄大夫。又从复弘农,战沙苑,昌皆先登陷阵。太祖嘉之, 授帅都督。四年,从战河桥,除冀州刺史。后与于谨破胡贼刘 平伏于上郡,授冯翊郡守。久之,转河北郡守。十三年,录前 后功,授大都督、通直散骑常侍。又从随公杨忠破蛮贼田社清, 昌功为最,增邑三百户,拜仪同三司。寻迁开府仪同三司。十 六年,出为东夏州刺史。魏废帝元年,进爵方城郡公,增邑并 前四千一百户。六官建,授稍伯中大夫。孝闵帝践阼,拜大将 军。后以疾卒。

  田弘字广略,高平人也。少慷慨,志立功名,膂力过人, 敢勇有谋略。魏永安中,陷于万俟丑奴。尔朱天光入关,弘自 原州归顺,授都督。

  及太祖初统众,弘求谒见,乃论世事,深被引纳,即处以 爪牙之任。又以迎魏孝武功,封鹑阴县子,邑五百户。太祖常 以所着铁甲赐弘云:“天下若定,还将此甲示孤也。”大统三年, 转帅都督,进爵为公。从太祖复弘农,战沙苑,解洛阳围,破 河桥阵,弘功居多,累蒙殊赏,赐姓纥干氏。寻授原州刺史。 以弘勋望兼至,故以衣锦荣之。太祖在同州,文武并集,乃谓 之曰:“人人如弘尽心,天下岂不早定。”即授车骑大将军、仪 同三司。魏废帝元年,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平蜀之后,梁信州刺史萧韶等各据所部,未从朝化,诏弘 讨平之。又讨西平叛羌及凤州叛氐等,并破之。弘每临阵,摧 锋直前,身被一百余箭,破骨者九,马被十矛,朝廷壮之。信 州群蛮反,又诏弘与贺若敦等平之。孝闵帝践阼,进爵鴈门郡 公,邑通前二千七百户。

  保定元年,出为岷州刺史。弘虽武将,而动遵法式,百姓 颇安之。三年,从随公杨忠伐齐,拜大将军。明年,又从忠东 伐。师还,乃旋所镇。吐谷浑寇西边,宕昌羌潜相应接,诏弘 讨之,获其二十五王,拔其七十(二)栅,遂破平之。

  天和二年,陈湘州刺史华皎来附,弘从卫公直赴援。与陈 人战,不利,仍以弘为江陵总管。及陈将吴明彻来寇,弘与梁 主萧岿退保(总)〔纪〕南,令副总管高琳拒守,明彻退,乃 还江陵。寻以弘为仁寿城主,以逼宜阳。齐将段孝先、斛律明 月出军定陇以为宜阳援,弘与陈公纯破之,遂拔宜阳等九城。 以功增邑五百户,进位柱国大将军。

  建德二年,拜大司空,迁少保。三年,出为总管襄郢昌丰 唐蔡六州诸军事、襄州刺史。薨于州。

  子恭嗣。少有名誉,早历显位。大象末,位至柱国、小司 马。朝廷又追录弘勋,进恭爵观国公。

  梁椿字千年,代人也。祖屈朱 ,魏昌平镇将 。父提,内 (正)郎。

  椿初以统军从尔朱荣入洛,复从荣破葛荣于滏口,以军功 进授都将。后从贺拔岳讨平万俟丑奴、萧宝夤等,迁中坚将军、 屯骑校尉、子都督。普泰初,拜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二 年,除高平郡守,封卢奴县男,邑一百户。太昌元年,进授都 督。从太祖平侯莫陈悦,拜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大统初,进 爵栾城县伯,增邑五百户。出为陇东郡守。寻进爵为公,增邑 五百户,迁梁州刺史。从复弘农,战沙苑,与独孤信入洛阳, 从宇文贵破东魏将尧雄等,累有战功。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 司、大都督。从战河桥,进爵东平郡公,增邑一千户。俄迁侍 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七年,从于谨讨稽胡刘平伏, 椿擒其别帅刘持塞。又从独孤信讨岷州羌梁仚定,破之。除清 州刺史。在州虽无他政绩,而夷夏安之。十三年,从李弼赴颍 川援侯景。别攻阎韩镇,斩其镇城徐卫。城主卜贵洛率军士千 人降。以功增邑四百户。孝闵帝践阼,除华州刺史,改封清陵 郡公,增邑通前三千七百户。二年,入为少保,转少傅。保定 元年,拜大将军。卒于位。赠恒鄜延丹宁五州诸军事,行恒州 刺史,谥曰烈。

  椿性果毅,善于抚纳,所获赏物,分赐麾下,故每践敌场, 咸得其死力。雅好俭素,不营赀产,时论以此称焉。

  子明,魏恭帝二年,以椿功袭爵丰阳县公。寻授大都督, 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治小吏部,历小御伯、 御正下大夫。保定五年,诏袭椿爵,旧封回授弟朗。天和中, 改封乐陵郡公,除上州刺史,增邑并前四千三百户。梁台字洛 都,长池人也。父去斤,魏献文时为陇西郡守。

  台少果敢,有志操。孝昌中,从尔朱天光讨平关、陇,一 岁之中,大小二十余战,以功授子都督,赐爵陇城乡男。普泰 初,进授都督。后隶侯莫陈悦讨南秦州群盗,平之。悦表台为 假节、卫将军、左光禄大夫,进封陇城县男,邑二百户。寻行 天水郡事,转行赵平郡事。频治郡,颇有声绩。未几,天光追 台还,引入帐内。及天光败于寒陵,贺拔岳又引为心膂。

  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台与诸将议翊戴太祖。从讨悦,破之。 又拜天水郡守。

  大统初,复除赵平郡守。又与太仆石猛破两山屠各,诏增 邑一百户,转平凉郡守。时莫折后炽结聚轻剽,寇掠居民。州 刺史史宁讨之,历时不克。台陈贼形势,兼论攻取之策,宁善 而从之,遂破贼徒。复与于谨破刘平伏。录前后勋,授颍州刺 史,赐姓贺兰氏。从援玉壁,战邙山,授帅都督。大统十五年, 拜南夏州刺史,加通直散骑常侍、本州大中正,增邑二百户。 魏废帝二年,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骠骑大将 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

  孝闵帝践阼,进爵中部县公,增邑通前一千户。武成中, 从贺兰祥征洮阳,先登有功,别封绥安县侯,邑一千户。诏听 转授其子元庆。

  保定四年,拜大将军。时大军围洛阳,久而不拔。齐骑奄 至,齐公宪率兵御之。乃有数人为敌所执,已去阵二百余步, 台望见之,愤怒,单马突入,射杀两人,敌皆披靡,执者遂得 还。齐公宪每叹曰 :“梁台果毅胆决,不可及也 。”五年,拜 鄜州刺史。

  台性疏通,恕己待物。至于莅民处政,尤以仁爱为心。不 过识千余字,口占书启,辞意可观。年过六十,犹能被甲跨马, 足不蹑镫。驰射弋猎,矢不虚发。后以疾卒。

  宇文测字澄镜,太祖之族子也。高祖中山、曾祖豆颓、祖 骐驎、父永,仕魏,位并显达。

  测性沉密,少笃学,每旬月不窥户牖。起家奉朝请、殿中 侍御史,累迁司徒右长史、安东将军。尚宣武女阳平公主,拜 驸马都尉。及魏孝武疑齐神武有异图,诏测诣太祖言,令密为 之备。太祖见之甚欢。使还,封广川县伯,邑五百户。寻从孝 武西迁,进爵为公。

  太祖为丞相,以测为右长史,军国政事,多委任之。又令 测详定宗室昭穆远近,附于属籍。除通直散骑常侍、黄门侍郎。 大统四年,拜侍中、长史。六年,坐事免。寻除使持节、 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行汾州事。测政存简惠, 颇得民和。地接东魏,数相钞窃,或有获其为寇者,多缚送之。 测皆命解缚,置之宾馆,然后引与相见,如客礼焉。仍设酒肴 宴劳,放还其国,并给粮饩,卫送出境。自是东魏人大惭,乃 不为寇。汾、晋之间,各安其业。两界之民,遂通庆吊,不复 为仇雠矣。时论称之,方于羊叔子。或有告测与外境交通,怀 贰心者。太祖怒曰 :“测为我安边,吾知其无贰志,何为间我 骨肉,生此贝锦!”乃命斩之。仍许测以便宜从事。

  八年,加金紫光禄大夫,转行绥州事。每岁河冰合后,突 厥即来寇掠,先是常预遣居民入城堡以避之。测至,皆令安堵 如旧。乃于要路数百处并多积柴,仍远斥候,知其动静。是年 十二月,突厥从连谷入寇,去界数十里。测命积柴之处,一时 纵火。突厥谓有大军至,惧而遁走,自相蹂践,委弃杂畜及辎 重不可胜数。测徐率所部收之,分给百姓。自是突厥不敢复至。 测因请置戍兵以备之。十年,征拜太子少保。十二年十月,卒 于位,时年五十八。太祖伤悼,亲临恸焉。仍令水池公护监护 丧事。赠本官,谥曰靖。

  测性仁恕,好施与,衣食之外,家无蓄积。在洛阳之日, 曾被窃盗,所失物,即其妻阳平公主之衣服也。州县擒盗,并 物俱获。测恐此盗坐之以死,乃不认焉。遂遇赦得免。盗既感 恩,因请为测左右。及测从魏孝武西迁,事极狼狈,此人亦从 测入关,竟无异志。子该嗣。历官内外,位至上开府仪同三司、 临淄县公。测弟深。

  深字奴干。性鲠正,有器局。年数岁,便累石为营伍,并 折草作旌旗,布置行列,皆有军阵之势。父永遇见之,乃大喜 曰 :“汝自然知此,于后必为名将 。”至永安初,起家秘书郎。 时群盗蜂起,深屡言时事,尔朱荣雅知重之。拜厉武将军。寻 除车骑府主簿。三年,授子都督,领宿卫兵卒。及齐神武举兵 入洛,孝武西迁。既事起仓卒,人多逃散,深抚循所部,并得 入关。以功赐爵长乐县伯。太祖以深有谋略,欲引致左右,图 议政事。大统元年,乃启为丞相府主簿,加朱衣直合。寻转尚 书直事郎中。

  及齐神武屯蒲阪,分遣其将窦泰趣潼关,高敖曹围洛(阳) 〔州〕。太祖将袭泰,诸将咸难之。太祖乃隐其事,阳若未有 谋者,而独问策于深。对曰 :“窦氏,欢之骁将也,顽凶而勇, 战亟胜而轻敌,欢每仗之,以为御侮。今者大军若就蒲阪,则 高欢拒守,窦泰必援之,内外受敌,取败之道也。不如选轻锐 之卒,潜出小关。窦性躁急,必来决战,高欢持重,未即救之, 则窦可擒也。既虏窦氏,欢势自沮。回师御之,可以制胜。” 太祖喜曰 :“是吾心也 。”军遂行,果获泰而齐神武亦退。深 又说太祖进取弘农,复克之。太祖大悦,谓深曰 :“君即吾家 之陈平也。”

  是冬,齐神武又率大众度河涉洛,至于沙苑。诸将皆有惧 色,唯深独贺。太祖诘之,曰 :“贼来充斥,何贺之有?”对 曰 :“高欢之抚河北,甚得众心,虽乏智谋,人皆用命,以此 自守,未易可图。今悬师度河,非众所欲,唯欢耻失窦氏,愎 谏而来。所谓忿兵,一战可以擒也。此事昭然可见,不贺何为。 请假深一节,发王罴之兵,邀其走路,使无遗类矣 。”太祖然 之。寻而大破齐神武军,如深所策。

  四年,从战河桥。六年,别监李弼军讨白额稽胡,并有战 功。俄进爵为侯,历通直散骑常侍、东雍州别驾、使持节、大 都督、东雍州刺史。深为政严明,示民以信,抑挫豪右,吏民 怀之。十七年,入为雍州别驾。魏恭帝二年,进车骑大将军、 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六官建,拜小吏部下大夫。

  孝闵帝受襌,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迁吏部中 大夫。武成元年,除(幽 )〔豳〕州刺史,改封安化县公。二 年,征拜宗师大夫,转军司马。保定初,除京兆尹。入为司会 中大夫。

  深少丧父,事兄甚谨。性多奇谲,好读兵书。既在近侍, 每进筹策。及在选曹,颇获时誉。性仁爱,情隆宗党。从弟神 (誉)〔举〕、神庆幼孤,深抚训之,义均同气,世亦以此称焉。 天和三年,卒于位。赠使持节、少师、恒云蔚三州刺史,谥曰 成康。子孝伯,自有传。

  史臣曰:太祖属祸乱之辰,以征伐定海内,大则连兵百万, 系以存亡,小则转战边亭,不阕旬月。是以人无少长,士无贤 愚,莫不投笔要功,横戈请奋。若夫数将者,并攀翼云汉,底 绩屯夷,虽运移年世,而名成终始,美矣哉!以赫连达之先识, 而加之以仁恕;蔡佑之敢勇,而终之以不伐。斯岂企及所致乎, 抑亦天性也。宇文测昆季,政绩谋猷,咸有可述,其当时之良 臣欤。

上一章』『周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周书 列传卷二十七译文

赫连达字朔周,盛乐人,是勃勃的后裔。曾祖库多汗,因为避难改姓杜氏。赫连达性情刚烈耿直,有胆量魄力。年少时跟随贺拔岳征讨有功,被封为都将,赐爵为长广乡男,升任都督。等到贺拔岳被侯莫陈…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ygz1945.com/bookview/7163.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