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齐书·列传·卷五十六》

  幸臣

  ○纪僧真 刘系宗 茹法亮 吕文显 吕文度

  有天象,必有人事焉。幸臣一星,列于帝座。经礼立教,亦著近臣之服。亲幸 之义,其来已久。爰自衰周,侯伯专命,桓、文霸主,至于战国,宠用近习,不乏 于时矣。汉文幸邓通,虽钱遍天下,位止郎中。孝武韩嫣、霍去病,遂至侍中大司 马。迄于魏、晋,世任权重,才位稍爽,而信幸唯均。

  中书之职,旧掌机务。汉元以令仆用事,魏明以监令专权,及在中朝,犹为重 寄。陈准归任上司,荀勖恨于失职。《晋令》舍人位居九品,江左置通事郎,管司 诏诰。其后郎还为侍郎,而舍人亦称通事。元帝用琅邪刘超,以谨慎居职。宋文世, 秋当、周纠并出寒门。孝武以来,士庶杂选,如东海鲍照,以才学知名。又用鲁郡 巢尚之,江夏王义恭以为非选。帝遣尚书二十余牒,宣敕论辩,义恭乃叹曰:“人 主诚知人。”及明帝世,胡母颢、阮佃夫之徒,专为佞倖矣。

  齐初亦用久劳,及以亲信。关谳表启,发署诏敕。颇涉辞翰者,亦为诏文,侍 郎之局,复见侵矣。建武世,诏命殆不关中书,专出舍人。省内舍人四人,所直四 省,其下有主书令史,旧用武官,宋改文吏,人数无员。莫非左右要密,天下文簿 板籍,入副其省,万机严秘,有如尚书外司,领武官,有制局监,领器仗兵役,亦 用寒人被恩幸者。今立《幸臣篇》,以继前史之末云。

  纪僧真,丹阳建康人也。僧真少随逐征西将军萧思话及子惠开,皆被赏遇。惠 开性苛,僧真以微过见罚,既而委任如旧。及罢益州还都,不得志,僧真事之愈谨。 惠开临终叹曰:“纪僧真方当富贵,我不见也。”乃以僧真托刘秉、周颙。初,惠 开在益州,土反,被围危急,有道人谓之曰:“城围寻解。檀越贵门后方大兴,无 忧外贼也。”惠开密谓僧真曰:“我子弟见在者,并无异才。政是道成耳。”僧真 忆其言,乃请事太祖。随从在淮阴,以闲书题,令答远近书疏。自寒官历至太祖冠 军府参军、主簿。僧真梦蒿艾生满江,惊而白之。太祖曰:“诗人采萧,萧即艾也。 萧生断流,卿勿广言。”其见亲如此。

  元徽初,从太祖顿新亭,拒桂阳贼。萧惠朗突入东门,僧真与左右共拒战。贼 退,太祖命僧真领亲兵,游逻城中。事宁,除南台御史、太祖领军功曹。上将废立, 谋之袁粲、褚渊。僧真启上曰:“今朝廷猖狂,人不自保,天下之望,不在袁、褚。 明公岂得默己,坐受夷灭。存亡之机,仰希熟虑。”太祖纳之。

  太祖欲度广陵起兵,僧真又启曰:“主上虽复狂衅,虐加万民,而累世皇基, 犹固盘石。今百口北度,何必得俱。纵得广陵城,天子居深宫施号令,目明公为逆, 何以避此?如其不胜,则应北走胡中,窃谓此非万全策也。”上曰:“卿顾家,岂 能逐我行耶。”僧真顿首称无贰。升明元年,除员外郎,带东武城令。寻除给事中、 邵陵王参军。

  太祖坐东府高楼,望石头城,僧真在侧。上曰:“诸将劝我诛袁、刘,我意不 欲便尔。”及沈攸之事起,从太祖入朝堂。石头反夜,太祖遣众军掩讨。宫城中望 石头火光及叫声甚盛,人怀不测。僧真谓众曰:“叫声不绝,是必官军所攻。火光 起者,贼不容自烧其城,此必官军胜也。”寻而启石头平。

  上出顿新亭,使僧真领千人在帐内。初,上在领军府,令僧真学上手迹下名, 至是报答书疏,皆付僧真,上观之,笑曰:“我亦不复能别也。”初,上在淮阴治 城,得古锡趺,大数尺,下有篆文,莫能识者。僧真曰:“何须辨此文字,此自久 远之物,九锡之征也。”太祖曰:“卿勿妄言。”及上将拜齐公,已克日,有杨祖 之谋于临轩作难。僧真更请上选吉辰,寻而祖之事觉。上曰:“无卿言,亦当致小 狼狈,此亦何异呼沲之冰。”转齐国中书舍人。

  建元初,带东燕令,封新阳县男,三百户。转羽林监,加建威将军,迁尚书主 客郎,太尉中兵参军,令如故。复以本官兼中书舍人。太祖疾甚,令僧真典遗诏, 永明元年,丁父丧,起为建威将军,寻除南泰山太守,又为舍人,本官如故。领诸 王第事。

  僧真容貌言吐,雅有士风。世祖尝目送之,笑曰:“人何必计门户,纪僧真常 贵人所不及。”诸权要中,最被盼遇。除越骑校尉,余官如故。出为建武将军,建 康令。还除左右郎将,泰山太守。加先驱使。寻除前军将军,遭母丧,开冢得五色 两头蛇。世祖崩,僧真号泣思慕。明帝以僧真历朝驱使,建武元年,除游击将军, 兼司农,待之如旧。欲令僧真治郡,僧真启进其弟僧猛为镇蛮护军、晋熙太守。永 泰元年,除司农卿。明帝崩,掌山陵事。出为庐陵长内史,年五十五,卒。

  宋世道人杨法持,与太祖有旧。元徽末,宣传密谋。升明中,以为僧正。建元 初,罢道,为宁朔将军,封州陵县男,三百户。二年,虏围朐山,遣法持为军主, 领支军救援。永明四年,坐役使将客,夺其鲑禀,削封。卒。

  刘系宗,丹阳人也。少便书画,为宋竟陵王诞子景粹侍书。诞举兵广陵,城内 皆死,敕沈庆之赦系宗,以为东宫侍书。泰始中为主书,以寒官累迁至勋品。元徽 初为奉朝请,兼中书通事舍人,员外郎。封始兴南亭侯,食邑三百七十户。带秣陵 令。

  太祖废苍梧明旦,呼正直舍人虞整,醉不能起,系宗欢喜奉命。太祖曰:“今 天地重开,是卿尽力之日。”使写诸处分敕令及四方书疏。使主书十人书吏二十人 配之,事皆称旨。除羽林监,转步兵校尉。仍除龙骧将军,出为海盐令。太祖即位, 除龙骧将军、建康令。永明元年,除宁朔将军,令如故。寻转右军将军、淮陵太守, 兼中书通事舍人。母丧自解,起为宁朔将军,复本职。

  四年,白贼唐宇之起,宿卫兵东讨,遣系宗随军慰劳,遍至遭贼郡县。百姓被 驱逼者,悉无所问,还复民伍。系宗还,上曰:“此段有征无战,以时平荡,百姓 安怗,甚快也。”赐系宗钱帛。上欲修治白下城,难于动役。系宗启谪役在东民 丁随宇之为逆者,上从之。后车驾讲武,上履行白下城,曰:“刘系宗为国家得此 一城。”

  永明中,虏使书常令系宗题答,秘书书局皆隶之。再为少府,迁游击将军、鲁 郡太守。郁林即位,除骁骑将军,仍除宁朔将军、宣城太守。系宗久在朝省,闲于 职事。明帝曰:“学士不堪治国,唯大读书耳。一刘系宗足持如此辈五百人。”其 重吏事如此。建武二年,卒官,年七十七。

  茹法亮,吴兴武康人也。宋大明中出身为小史,历斋干扶侍。孝武末年作酒法, 鞭罚过度,校猎江右,选白衣左右百八十人,皆面首富室,从至南州,得鞭者过半。 法亮忧惧,因缘启出家得为道人。明帝初罢道,结事阮佃夫,用为兖州刺史孟次阳 典签。累至太祖冠军府行参军。元徽初,除殿中将军,为晋熙王郢州典签,除长兼 殿中御史。

  世祖镇盆城,须旧驱使人,法亮求留为上江州典签,除南台御史,带松滋令。 法亮便辟解事,善于承奉,稍见委信。从还石头。建元初,度东宫主书。除奉朝请, 补东宫通事舍人。世祖即位,仍为中书通事舍人。除员外郎,带南济阴太守。永明 元年,除龙骧将军。明年,诏曰:“茹法亮近在盆城,频使衔命,内宣朝旨,外慰 三军。义勇齐奋,人百其气。险阻艰难,心力俱尽。宜沾茅土,以甄忠绩。”封望 蔡县男,食邑三百户。转给事中,羽林监。七年,除临淮太守,转竟陵王司徒中兵 参军。

  巴东王子响于荆州杀僚佐,上遣军西上,使法亮宣旨慰劳,安抚子响。法亮至 江津,子响呼法亮,法亮疑畏不肯往。又求见传诏,法亮又不遣。故子响怒,遣兵 破尹略军。事平,法亮至江陵,刑赏处分,皆称敕断决。军还,上悔诛子响,法亮 被责。少时,亲任如旧。

  郁林即位,除步兵校尉。延兴元年,为前军将军。延昌殿为世祖阴室,藏诸御 服。二少帝并居西殿,高宗即位住东斋,开阴室出世祖白纱帽防身刀,法亮歔欷流 涕。除游击将军。高武旧人鲜有存者,法亮以主署文事,故不见疑,位任如故。永 泰元年,王敬则事平,法亮复受敕宣慰。出法亮为大司农。中书势利之职,法亮不 乐去,固辞不受,既而代人已至,法亮垂涕而出。年六十四,卒官。

  吕文显,临海人也。初为宋孝武斋干直长。升明初为太祖录尚书省事,累位至 殿中侍御史,羽林监,带兰陵丞、令,龙骧将军,秣陵令。封刘阳县男。永明元年, 除宁朔将军,中书通事舍人,本官如故。文显治事以刻核被知。三年,带南清河太 守。与茹法亮等迭出入为舍人。并见亲幸。四方饷遗,岁各数百万,并造大宅,聚 山开池。五年,为建康令,转长水校尉,历带南泰山、南谯太守,寻为司徒中兵参 军,淮南太守,直舍人省。累迁左中郎将,南东莞太守,右军将军。高宗辅政,以 文显守少府,见任使。历建武、永元之世,尚书右丞,少府卿。卒。

  吕文度,会稽人,宋世为细作金银库吏,竹局匠。元徽中为射雉典事,随监莫 修宗上郢。世祖镇盆城拒沈攸之,文度仍留伏事,知军队杂役,以此见亲。从还都, 为石头城监,仍度东宫。世祖即位,为制局监,位至员外郎,带南濮阳太守。殿内 军队及发遣外镇人,悉关之,甚有要势。故世传越州尝缺,上觅一直事人往越州, 文度启其所知费延宗合旨,上即以为刺史。永明中,敕亲近不得辄有申荐,人士免 官,寒人鞭一百。

  上性尊严,吕文显尝在殿侧咳声高,上使茹法亮训诘之,以为不敬,故左右畏 威承意,非所隶莫敢有言也。时茹法亮掌杂驱使簿,及宣通密敕;吕文显掌谷帛事; 其余舍人无别任。虎贲中郎将潘敞掌监功作。上使造禅灵寺新成,车驾临视,甚悦。 敞喜,要吕文显私登寺南门楼,上知之,系敞上方,而出文显为南谯郡,久之乃复。

  济阳江瞿昙、吴兴沈徽孚等,以士流舍人通事而已,无权利。徽孚粗有笔札。 建武中文诏多其辞也。官至黄门郎。

  史臣曰:中世已来宰御天下,万机碎密,不关外司,尚书八座五曹各有恒任, 系以九卿六府,事存副职。咸皆冠冕搢绅,任疏人贵,伏奏之务既寝,趋走之劳亦 息。关宣所寄,属当有归,通驿内外,切自音旨。若夫环缨敛笏,俯仰晨昏,瞻幄 座而竦躬,陪兰槛而高眄,探求恩色,习睹威颜,迁兰变鲍,久而弥信,因城社之 固,执开壅之机。长主君世,振裘持领,赏罚事殷,能不逾漏,宫省咳唾,义必先 知。故能窥盈缩于望景,获骊珠于龙睡。坐归声势,卧震都鄙。贿赂日积,苞苴岁 通。富拟公侯,威行州郡。制局小司,专典兵力,云陛天居,互设兰锜,羽林精卒, 重屯广卫。至于元戎启辙,式候还麾,遮迾清道,神行案辔,督察来往,驰骛辇毂, 驱役分部,亲承几案,领护所摄,示总成规。若征兵动众,大兴民役,行留之仪, 请托在手;断割牢禀,卖弄文符,捕叛追亡,长戍远谪;军有千龄之寿,室无百年 之鬼。害政伤民,于此为蠹。况乎主幼时昏,其为谗慝,亦何可胜纪也!

  赞曰:恩泽而侯,亲幸为旧。便烦左右,既贵且富。

上一章』『南齐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南齐书 列传卷五十六译文

如果有异常的天象显示,人间就必定有大事发生。宠臣逭颗星,位于帝王的星座。传播树立礼教,也离不开身穿近臣之服的宠臣。偏爱宠臣的做法由来已久。从衰微的周朝开始,诸侯就不奉上命而擅自行事…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ygz1945.com/bookview/6875.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